群眾心理究竟為何?

點擊數 203 拍攝日(上架日)
列印
由此可知,因從眾現象—即因為看不見的群體壓力而摒棄絕對正確的答案,
反而遵從群體意見的現象,幾乎在任何文化圈都存在。
 

現代社會心理學創始者穆薩佛•許瑞福(Muzafer Sherif)透過在暗室中利用微小的光點所進行的自動移動實驗,發現了人們會遵從支配性意見的事實,這就是「從眾」。所謂從眾(conformity),為「具壓力的社會性規範或意見等同化個人的態度、意見或信念、行動之傾向」,也就是指順應某種特定場所•群體•社會的支配性價值與規範的行為模式。另外,藉由這個實驗還發現了另一個事實,在沒有正確解答或答案模糊的情況下,人們會利用群體的意見作為參考資訊做出個人決定,對此,完形(Gestalt)心理學者所羅門·阿希(Solomon Asch)認為,許瑞福的實驗中發生從眾效果的原因並非群體壓力,而是實驗刺激所具有的模糊性,因此阿希認為,在正確答案非常明確的情況下並不會發生類似的從眾現象,欲透過存在正確答案的刺激來確認從眾效果,這就是鼎鼎有名的阿希從眾實驗。


實驗中,阿希首先將如下畫有一條線的卡片交拿給實驗參加者看,之後再出示畫有三種不同長度線條的卡片,第二張卡片中的三條線裡有一條與第一張卡片的線條一樣長(圖中的C線),阿希要實驗參加者從第二張卡片中選出與第一張卡片的線一樣長的線條,然而,7名實驗參加者中,除了1名是真正受測試者以外,其他6名都是實驗助手,在實驗前已經先說好要故意回答錯誤的答案,並讓這6名實驗助手依序說出錯誤答案,安排真正的實驗參加者最後說出答案,經過多次的實驗結果指出,75%的真正實驗參加者盲目地選擇了其他6名所說的錯誤答案,按照自己信念選擇正確答案的僅有25%,即4名中有3名不會堅持己見而跟隨支配性的意見,4名中僅有1名會堅持自己的信念,事後向選擇錯誤答案的人詢問原因為何,他們不坦承自己盲從他人的意見,而表示自己判斷錯誤或視力有問題,然而,事實卻是他們一開始都選了對的答案,但聽到其他人全都選擇錯誤的答案,便認為自己的答案錯誤而追隨他人的選擇。


韓國EBS電視台也曾以大學生為對象,按照所羅門·阿希所採用的相同方法進行了從眾實驗,實驗結果亦雷同。由此可知,因從眾現象—即因為看不見的群體壓力而摒棄絕對正確的答案,反而遵從群體意見的現象,幾乎在任何文化圈都存在。社會或群體的無言壓力發揮了如此令人畏懼的力量。


所羅門·阿希透過持續不斷的實驗確立了從眾現象發生的邊界條件,只有兩人的情況之下不會發生從眾現象,實驗助手為3人的情況下從眾現象最為明顯。另外,實驗助手中,只要有1人說出與研究者約定的答案相異的答案,就會導致答錯機率減少25%,因此,為了使從眾現象強烈發酵,全場一致的回答是相當重要的。


所謂群眾心理正是群體的從眾現象,意即群眾們遵從支配性的意見而行動,摒棄個人的理性與判斷,究其結果,群眾所追從的並非理性思維,而是跟隨著感性思維行動。心理學家們指出,這種群眾心理與人們的生存本能有關,由於人們也跟動物一樣會藉由締結社會關係來躲避危險或獲得協助,因而遵從群體的支配性意見並做出群體行為。那麼,群眾心理是良藥還是毒藥呢?一般人認為「群眾心理」這句話意指「多數人喪失自制力,跟隨特定理念或主張做出非理性的群體行為之現象」,通常將此用於負面的層面,然而,群眾心理本身是價值中立的,既非良藥、亦非毒藥,不同的用法能夠創造出不同的結果,倘若特定的惡勢力為了追求一己的私利而利用群眾心理,就會讓這種群眾心理變為猛烈的毒藥,納粹主義與法西斯主義就是兩個典型的例子。


現代社會中,透過社群網路(SNS)散播假新聞,對特定人肉搜起底或崩壞特定企業亦為濫用群眾心理發揮猛烈毒藥效用的案例,然而,如IMF金融風暴時的募金運動、世界盃街頭應援或泰安海邊清除漏油義工活動等,發揮群眾心理正面效應的例子亦不勝枚舉。


問題的關鍵在於領導者與領導力。身為領導者若能向群眾提示合理的方向,引導群眾做出正確的行動,就能利用群眾心理做出單槍匹馬所做不能成就的大事,創造出亮眼的超級綜效,傳銷業也一樣,由數千、數萬名經銷商與夥伴們所打造出的人脈網路可根據領導力的品質,發揮正面的群眾心理,達成個人不敢想像的美好成果,亦可啟動負面的群眾心理,在個人與社會中引起巨大的非議,此時,領導者的力量與人格的重要性不容忽視,艾多美正是因為非常瞭解領導者與領導力的重要性,所以總是在各級領導者研討會中投注眾多心力。

 

인터넷 익스플로러 사용자는 [도구]-[호환성보기] 를 클릭하여 호환성보기를 해제하여 주시기 바랍니다.

    登入